臨急搵命博

我發現…
自己原來喜歡「煲歌」,
連續數小時之後,
原來仍在聽同一首歌。

我發現…
自己原來喜歡「臨急抱佛腳」。
或者根本是喜歡放縱…

明明星期二最後一科考試,
我就自由….
我天天告訴自己只是捱多幾天而已…..


回想起我這個學期,
試過很多很多次…
在due date 的前一日, 甚至前一晚….
才趕做assignment, project, paper, research…

有時間的時候,
我又要裝作瀟灑故作不在乎,
但臨到死期時,
原來又好不瀟灑地拼命趕貨…

唉,
真係低能…

我記得從小開始, 每一次看有歷史人物的電影或電視劇, 我都會問爸爸:「這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 但我爸爸每一次, 真的是每一次, 都會說:「嗯……他是好人之中的壞人, 壞人之中的好人。」, 我每一次都會覺得很沒趣, 好像爸爸每一次都敷衍我的。但事實上, 人的確不只是好人和壞人的分別, 這個世界不會是非黑即白。

但到現在, 我看戲的時候, 仍然會問: 這是好人還是壞人這個問題……

記得有好多次, 我同浩賢因為對事情的看法不同而鬧交。例如: 每一次當我跑到145 (SFU巴士) 門前只差一步便上到車, 但司機總會多半秒也不等, 馬上關門, 我覺得司機太可惡太黑心太mean。又例如我會覺得六四事件100%是中國政府的錯; 早前網上流傳的女護士羞辱病了的老伯, 那些女護士是100%的錯; 早前網上流傳的美軍殺人當打機的美軍是100%錯….

這幾事都令我非常憤怒, 憤怒得不停批評不停罵那些我認為「錯哂」的人, 所以好多時候, 我都很易搞得自己好生氣好不開心…..但每一次浩賢都比我冷靜得多, 反而他可以看得到中間潛在的 situational factors, (雖然我並不完全認同), 但原來他看事物真的比我多層次, 比我宏觀很多。

看 事實看得宏觀少少, 深入少少, 多角度少少是我現在要學習的事。因為發現有時自己真的把小事放得太大來看, 有時又看得太極端, 所以常常令自己情緒好波動 =_=….

 我都幾認同這一句:「讀大學就是要讓自己看東西廣闊一點, 深遠一點。」

fwd??

純粹個人覺得, 好多人都喜歡擴大問題, 或者是把沒有問題的事看成有問題 (包括自己)。

Ruby 小姐那段片, 這兩天在facebook 不斷被forward, 真的已經達成了Ruby(片中主角),  的心願: “share to the whole world”。因為連我的本地加拿大同學也開始加入forward的行動, 把這段片繼續share給他們的朋友。

———但他們forward的目的, 真的是用來恥笑香港人的。

坦白說, 自己從facebook第一次看到這段片,  心裡已經不想別人再forward。可能自己面皮真的太薄, 薄到明明不關自己事, 但看見其他人怎樣恥笑片中主角, 自己也覺得有點點羞愧。再坦白說, 昨晚也有跟浩賢討論過, 我們都真心覺得Ruby的英文並不是真的很差, 至少我自己在會考的時候一定不可能有她說英文的信心。

Willy willy willy funny? 她一定不會是唯一一個人這樣說英文, 混淆w & r, f & v, s & z 發音的, 大有人在, 我自己也常常說錯啦。再者, Ruby說出了一個事實, 就是不少在試場的examiners說的英文, 真是就如Ruby片中一樣的。”ass” (ask) , “shit” (sheet) , “diu ling” (during) etc. 我認真記得我從前的U.E 英文也會這樣說 (可能是我的學校差的原因啦….=_=)。

出於好奇, 我之後一次過看了很多Ruby小姐在youtube 的video……..不過, 我完全不是支持這位Ruby, 我對她並沒有任何好感。

可能是我太易敏感, 常常不明白其他人在forward一些嘔心或恐怖片段的原因。為什麼要forward 殘忍的高踭鞋小姐踩死小貓的片段? 為什麼要forward 內地野味商人殘忍對待他們的「商品」? 或者是網上流傳的恐怖奇異片段….他們一邊看, 一邊說有幾錯, 有幾殘忍有幾恐怖, 卻一邊forward給其他人………..

我都喜歡forward東西給其他人, 但我覺得forward是要令其他人share自己喜歡的東西, 覺得有意思的, funny的東西….

唉, 可能我才是最有問題的人, 把沒有問題的事看成有問題的人原來是我…..不過, 可能是自己有時想法真的太膚淺, 太簡單。

昨晚,
一個只有兩句對話的長途電話,
令我可以安心去睡。

今日突然心想:
你來的話, 我一定跟你買部咖啡機!
哈哈…
我由原來不想你來的, (因為我只想回去)
但現在卻變成愈來愈想你來陪我!!!
今次返香港後,
可以跟你一起坐飛機回來多好!!
有你在, 我就不怕留在這裡了。

由於之前太露骨了,
這篇要含蓄少少…
嘻嘻..


有點太放縱自己….

原來刺激不只一霎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