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UN 團年飯

隔了兩年沒有和妹妹一起出席OK BUN 的飯局了,都變了在vancouver的回憶了。

還跟妹妹補祝生日呢!

想知道什麼是OK BUN? 看片。

OK BUN 其實我地一班都係來自香港係SFU讀書時組埋一堆玩玩食食,由於初初去vancouver 時人生路不熟,又未埋D local堆,所以就有我地幾個痴埋一齊玩⋯⋯成立於2008年1月。

己經第6年喇,雖然當中既成員都出出入入過幾次,但我地成班人成功由Vancouver 搬返HK

Advertisements

念舊?其實我想瀟灑一點。

這個星期都忙著要找新office,今天更去了舊屋附近找了個不錯的地方,希望所有事都會好一點、隱定一點。

之後,我順便回到舊屋。現在這裡都是亂亂的,但鋼琴及其他舊雜物都在。我覺得有種好不捨得的感覺,腦子裡就想像家中的舊貌,心想,如果要買掉這裡什麼都沒有了,連間中念舊回顧一下都不可以了。

我發現我真是一個好念舊(固執)的人,所有東西都放不低。

其實我想瀟灑一點。

be persistent

今天早上,我6AM便起床了。今天開始,要意志頑強堅定。

我每天都有3個重覆的強烈埋怨:

1. 我埋怨得最多就是不夠時間,忙了一整天卻不知道自己實際做了什麼。
2. 埋怨自已為什麼不早一點起床,前一晚為什麼不早一點睡。
3. 埋怨自己晚上回到家食過飯後,總是不捨得離開電視,不願面對預備了帶了回家的工作。

其實還有好多好多,都是對自己的埋怨。其實歸根疚底,是我的意志不夠頑強堅定。

朋友做了一件我一直想做的事,就是每天都寫blog,還要寫一些不是只抒發自己感受,紀錄自己每天的blog ,而是寫一些對大家都有鼓勵性,值得給人分享的blog,我真的好支持。這website是 http://seedtheory.wordpress.com/

我要好好地養育在的腦海的那些種子(對,我想做的事有很多很多)。

我這個blog其實有好多好多好多未寫完的draft,一直都好想補寫很多過去的blog, 不過,還是今天做今天的事,不要再逃避了。

 

I had a dream…..

估唔到世事真係可以咁奇怪,真係好似冥冥中有一點安排。

今日去左JCCAC 想租一個studio,但好可惜,所有studio己經租出了,哎呀,我真的好想有個自已地方呀。我不喜歡現在在旺角的office,因為感覺太逼,太多人,太商業化,太貴⋯⋯所以現在真的好想搬到一個更大的studio!

我清楚記得,從幼稚園開始,到小學,到中學,每次上藝術勞作堂,我都是特別開心,特別專心,亦特別高分的。我曾經也有參加過比賽得獎(雖然只是小學雞年代),小學中學都有保存我的貼堂,老師亦常常讚我的想法及作品的。我小時候不愛看文字書,但唯獨愛看藝術有關的書,特別愛看藝術家的作品集。小時候我好喜歡畫畫(特別是漫畫)及做勞作,上課書本都被我畫到花花的。曾幾何時,我最大我夢想是做時裝設計師的,哈哈,應該只有我家人才知道這個兒時夢想。

到中三升中四時,我為選科煩惱得好痛苦,因為我只可以藝術或經濟之中選一科。

我心裹是想修讀藝術的,但媽媽爸爸明顯想我讀經濟科,因為易點拿分,評分亦較有標準⋯⋯blah blah blah,所以最後我選了經濟科。結果,兩年的會考課程都讀得不開心,每一次見到選讀藝術科的同學拿著他們的作品集去藝術室上課,我都又羨慕又後悔。每一次見到他們在趕著在死期前交project,留在藝術室直至被校工趕走。我每星期都會問藝術科的同學的習作題目是什麼,想像如果自己選了藝術科,我的作品會是怎樣的。

兩年會考課程期間,我一直都後悔自己做錯決定,直至會考成績出⋯⋯啊!經濟科真的好容易,我都沒有怎樣溫書就得了個B ! 但讀藝術那班同學,做project做到傻都只是C⋯⋯那時,我才頓覺原來讀econ原來是個對的決定,我質疑自己會考即使讀art,也應該不會那麼容易就拿了個B。

還有一個秘密,會考考完那個暑假未放榜前,我曾報考過香港演藝學院,可惜得到面試機會也因為太緊張,表現不好(而且太多好勁的candidate呀,他們個個都太棒了!)當然我沒有被取錄啦!去演藝學院面試,其實我好像沒有根什麼人說過,因為怕人覺得我不自量力,怕被人笑,更何況最後我沒有被取錄。

自此之後,我沒有再覺得我事業上可以跟藝術再拉上任何關係了。到預科 a level雖然讀理科,但已經立定意志大學選讀商科,志願是成為商場的女強人。大學真的入了BBA後更加堅定是要做個成功在商場的人⋯⋯

自從2012年尾遇上edmond,開始幫他公司做關於Photo Art,手繪油畫等相關的research & development,我漸漸漸漸地把「藝術」這兩字與我工作拉上關係,到慢慢頂手成立自己公司去搞Photo Art,原來我已經在藝術這個行業地工作了,到最近我在找art studio 的單位,己經被人視為藝術工作者,OMG,你們不會想像到我的情感有幾澎湃感動及複雜⋯⋯

兒時想做位藝術家,後來卻想做個商業女性,曾經以為兩者是極度矛盾的,藝術不能商業化⋯⋯

wait….我現在算不算把兩個夢想的實現了?我現在算不算把所謂的「藝術」商業化了??

像個小女孩

我總是覺得這個世界是公平的,凡事都有兩面。每個人都總有些事是特別值得慶幸,特別值得感恩。而我最幸福的,是有這一家人,我的爸爸和媽媽都是全世界最好的,最疼愛我和妹妹的。

雖然我不是生於特別有錢的家庭,不是做生意的,不是什麼名門的,但我們的爸媽卻把我和她她當在千金小姐般養大; 自小要我們好好讀書,迫我們入好的學校(雖然我入唔到),要我們學鋼琴,補習,供我們去外國讀書⋯⋯ 爸爸媽媽都只是打工的,這樣對他們實在太吃力了,把最好的都給我們。

其實,我一直心裡都好難受,他們辛苦地供養我,我現在卻沒有能力去給他們什麼錢⋯⋯ 有時都會好doubt 自己的路。

今晚媽媽公司食飯,我和爸爸決定在外食飯,我們兩父女去簡簡單單地去大家樂,爸爸應該是怕我不夠錢洗,爸爸幫我買了個鐵板餐,我立刻覺得自己好像個小孩,爸爸哄我開心,又叫了知穌皮湯,我真的覺得好溫暖。飯後便一直嬈著手臂一起回家。

http://rudileung.com/2014/01/07/%E9%81%A0%E5%82%B3%E9%9B%BB%E4%BF%A1-%E9%96%8B%E5%8F%A3%E8%AA%AA%E6%84%9B-%E7%B3%BB%E5%88%97/

爸爸,愛你這字我不用常常說出口,但我們這一家人平常的行為已經表明了。

我愛你。

 

It’s not over until I win.

It’s possible, I can live my dream.

it’s necessary, I’ll work on myself.

Surround myself with winners, become creative.

It’s me, I gotta make it happen.

It’s not over, until I win.

No matter how bad it is, or how bad it get,

I’m going to make it, I’m going to make it.

I’m the one. I’m the one to make it happens.

I’m the one to become successful in the business.

Everyday I will be working to develop m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