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adarium 2014

This is what I bought today — Poladarium 2014 at 誠品。

Poladarium 2014

Poladarium 2014

我希望每日提醒自己每一天

Advertisements

OK BUN 團年飯

隔了兩年沒有和妹妹一起出席OK BUN 的飯局了,都變了在vancouver的回憶了。

還跟妹妹補祝生日呢!

想知道什麼是OK BUN? 看片。

OK BUN 其實我地一班都係來自香港係SFU讀書時組埋一堆玩玩食食,由於初初去vancouver 時人生路不熟,又未埋D local堆,所以就有我地幾個痴埋一齊玩⋯⋯成立於2008年1月。

己經第6年喇,雖然當中既成員都出出入入過幾次,但我地成班人成功由Vancouver 搬返HK

I had a dream…..

估唔到世事真係可以咁奇怪,真係好似冥冥中有一點安排。

今日去左JCCAC 想租一個studio,但好可惜,所有studio己經租出了,哎呀,我真的好想有個自已地方呀。我不喜歡現在在旺角的office,因為感覺太逼,太多人,太商業化,太貴⋯⋯所以現在真的好想搬到一個更大的studio!

我清楚記得,從幼稚園開始,到小學,到中學,每次上藝術勞作堂,我都是特別開心,特別專心,亦特別高分的。我曾經也有參加過比賽得獎(雖然只是小學雞年代),小學中學都有保存我的貼堂,老師亦常常讚我的想法及作品的。我小時候不愛看文字書,但唯獨愛看藝術有關的書,特別愛看藝術家的作品集。小時候我好喜歡畫畫(特別是漫畫)及做勞作,上課書本都被我畫到花花的。曾幾何時,我最大我夢想是做時裝設計師的,哈哈,應該只有我家人才知道這個兒時夢想。

到中三升中四時,我為選科煩惱得好痛苦,因為我只可以藝術或經濟之中選一科。

我心裹是想修讀藝術的,但媽媽爸爸明顯想我讀經濟科,因為易點拿分,評分亦較有標準⋯⋯blah blah blah,所以最後我選了經濟科。結果,兩年的會考課程都讀得不開心,每一次見到選讀藝術科的同學拿著他們的作品集去藝術室上課,我都又羨慕又後悔。每一次見到他們在趕著在死期前交project,留在藝術室直至被校工趕走。我每星期都會問藝術科的同學的習作題目是什麼,想像如果自己選了藝術科,我的作品會是怎樣的。

兩年會考課程期間,我一直都後悔自己做錯決定,直至會考成績出⋯⋯啊!經濟科真的好容易,我都沒有怎樣溫書就得了個B ! 但讀藝術那班同學,做project做到傻都只是C⋯⋯那時,我才頓覺原來讀econ原來是個對的決定,我質疑自己會考即使讀art,也應該不會那麼容易就拿了個B。

還有一個秘密,會考考完那個暑假未放榜前,我曾報考過香港演藝學院,可惜得到面試機會也因為太緊張,表現不好(而且太多好勁的candidate呀,他們個個都太棒了!)當然我沒有被取錄啦!去演藝學院面試,其實我好像沒有根什麼人說過,因為怕人覺得我不自量力,怕被人笑,更何況最後我沒有被取錄。

自此之後,我沒有再覺得我事業上可以跟藝術再拉上任何關係了。到預科 a level雖然讀理科,但已經立定意志大學選讀商科,志願是成為商場的女強人。大學真的入了BBA後更加堅定是要做個成功在商場的人⋯⋯

自從2012年尾遇上edmond,開始幫他公司做關於Photo Art,手繪油畫等相關的research & development,我漸漸漸漸地把「藝術」這兩字與我工作拉上關係,到慢慢頂手成立自己公司去搞Photo Art,原來我已經在藝術這個行業地工作了,到最近我在找art studio 的單位,己經被人視為藝術工作者,OMG,你們不會想像到我的情感有幾澎湃感動及複雜⋯⋯

兒時想做位藝術家,後來卻想做個商業女性,曾經以為兩者是極度矛盾的,藝術不能商業化⋯⋯

wait….我現在算不算把兩個夢想的實現了?我現在算不算把所謂的「藝術」商業化了??

重陽節

我不似的專業BLOGER 總有話題性的BLOG跟大家分享,寫BLOG 從來對我都是一種自我的生活紀碌,所以不勉錯字多多,文句不通,流水式的個人如有路過生活紀碌,請見諒。

今日重陽節,去拜爺爺嫲嫲,可能因為我趕住去找WAI ROANLD ﹠ PRES,今次沒有哭了。還記得之前每一次爸媽和我都一邊哭著,一邊吃著爺爺嫲嫲的祭品,像大家都好懷念從前一起食飯飲茶的場面。而且,今年是第一年沒有吃爺爺嫲嫲的祭品,可能人大了,就真的相信很多運氣,所以人都變的迷信起來,不知道是好是壞呢?

之後便趕去CWB找他們,入了赤柱的BEER FESTIVAL,HEA 了一大天。PRES 病了,希望快D好返啦!

IMG_6133 IMG_6141

 

黑朱古力味啤酒,幾特別wor!

夕陽……好美

對住個海,我就會平靜點。